糖果派对技巧
武陵文化│阳国胜的“禹陵在沅陵”考新说
作者:http://www.huishing.发布时间:2019-05-14 15:45

由此可见,阳国胜完全赞同“绍兴与禹无涉”的观点,认为林华东将“绍兴说”产生的责任推给司马迁却是极不公道的,也不赞同禹葬吴越之说、反而支持禹陵在“江南”沅水流域。阳国胜觉得《史记·史太公自序》中“……上会稽,探禹穴,窥九疑”去的是长江流域的沅水和湘水,“观孔子遗风”去的淮河流域的汶水和泗水。“九嶷”有史可查是湘水源头舜葬之地,对应了“会稽”和“禹穴”理应在沅水流域。司马迁在《史记·夏本纪》结尾时给出的结论,所指的“江南”并不包括浙江所在的长江下游地区而是仅指洞庭湖以南……。

阳国胜参加2016高庙·连山易文化研讨会 (本报记者 陈甘乐 摄)

“《金楼子》所载会稽山古庙就是今沅陵圣人山天坪寺的前身,只是从前的‘庙’变成了后来的‘寺’。其依据有三:①唐司马贞《史记索隐》载:‘皇甫谧云‘今九江当涂有禹庙’,则涂山在江南也’,圣人山正好在古九江以南的‘江南’之地,这些证明《金楼子》所言古庙就叫“禹庙”、证明圣人既是古之会稽山也是古之涂山所在。②据溆浦已故文物工作者禹经安先生提供的资料,当地自古流传天平寺有铁鞋(即铁屟)、铁帚(即铁 )、石船、石盆等物的传说,与《金楼子》所载相符。③《金楼子》中的有“满桥梁之上”一语,至今当地人去天坪寺,依然要经过一座天然石拱桥,美称为‘白鹤仙人桥’注”。 依照阳国胜所述,既然《金楼子》所载的禹葬会稽山的古庙就是圣人山的天平寺的前身、禹葬会稽之山就是沅陵圣人山,那么传说中的“禹王碑”更可能与禹陵有关,直接证明圣人山是大禹的死葬之地。(本报记者 陈甘乐)

因此,按照阳国胜学说,无论是2002年湘西里耶出土的秦简简牍中有关于“洞庭郡”及所辖“迁陵”“酉阳”“沅陵”等县的记载,还是同年湖南考古研究所在沅陵县窑头古城遗址中挖出一枚铜印上铸有“元陵”二字,都足以能够说明“沅陵”是一个相当古老的地名。按《说文解字》《新唐书·南蛮传》综合解读,“元陵”也可以理解为“天下第一陵”。

近日,本报记者就“禹陵在沅陵”考新说釆访了阳国胜。他告诉记者,大禹是中国古史传说中“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治水英雄、夏朝五百年天下的开国之君。传统观点认为,大禹之陵在“吴越会稽”即今浙江绍兴的会稽山:司马迁《史记》载,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就曾专程到浙江“祭大禹”;明代朱元璋更是将浙江绍兴禹陵列为国家重点祭祀的三十六座王陵之一。但是1985年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林华东先生在《浙江学刊》发表《绍兴会稽与禹无涉》一文,彻底否定了“绍兴说”。之后相继有学者提出禹陵“辽西说”“山东说”和“河东说”,这些都因证据乏力无以让学术界侧目。因此,阳国胜提出禹陵在沅陵新说,或可了却以上历史悬案。

阳国胜参加2016高庙·连山易文化研讨会 (本报记者 陈甘乐 摄)

“沅陵”“禹陵”地名相近颇具说服力

关于“禹陵”在“沅陵”考,阳国胜从最早记载大禹死葬地的历史文献《墨子》“禹葬会稽山”之记载中得到一些启示。

阳国胜感叹:也许有人会觉得“禹王碑”并不是什么稀罕之物,因为自宋代以来,湖南衡山、长沙岳麓山、绍兴会稽山、西安碑林、开封禹王台、南京栖霞山等十多个地方有禹王碑出现。却不知有研究表明,十多处禹王碑以衡山岣嵝峰禹碑出现为最早,其他碑都是从衡山复制过去的;而根据南宋张世南《游宦纪闻》推测,衡山岣嵝碑的碑文有可能是宋嘉定五年四川人何致杜撰出来的。现在已知禹王碑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晋代罗含的《湘中记》,说“(衡山)岣嵝山有玉牒,禹按其文以治水”。此后一千多年,包括唐代大文人韩愈等众多墨客骚人至衡山实地踏访,却见不其踪影。

阳国胜说,《湖南省志》《沅陵县志》《溆浦县志》所记载的“圣人山禹王碑”无疑是说明“禹陵”在“沅陵”的有力证据。

“禹陵”在“沅陵”有《山海经》佐证支持

Copyright © 2002-2017 糖果派对技巧|糖果派对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