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派对
当前位置:糖果派对技巧 > 糖果派对 >
1946刺闻案:闻一多的政治之路与血色归途
作者:http://www.huishing.发布时间:2019-05-16 18:29

因此,这一时期的闻一多,实际是以民盟骨干身份为表,以中共的同路人为里。这一点他比罗隆基、潘大逵等希望在国共之间充当中间势力的民盟骨干走得更远,而与吴晗较为接近。不过,闻一多和吴晗不同,他不求政治上的荣华富贵。闻一多非常单纯,他想的是,将来“革命成功”了,他便功成身退,继续回大学做一个学者,重新研究他的中国文学史。这是典型的中国古代文人士大夫的心态。他显然高估了知识分子的作用。单凭知识分子所谓道义的力量,能够争取来真正的自由和民主吗?


“何妨一下楼主人”

1946刺闻案:闻一多的政治之路与血色归途

谁杀害了闻一多?

1946刺闻案:闻一多的政治之路与血色归途

1946刺闻案:闻一多的政治之路与血色归途

1946刺闻案:闻一多的政治之路与血色归途

1946 年5 月,云南警备司令部总司令霍揆彰命手下收集李公朴、闻一多、楚图南、艾思奇、吴晗等50 余人的黑材料。6 月,霍揆彰亲赴南京向陈诚汇报,将黑名单呈上希望蒋介石圈定。对于如此大事,无论蒋介石还是陈诚,态度都相当含糊,最后只由国防部发下一个“便宜处置”的密令。如此含糊的指示,便给了地方军警自主权限。从以往蒋介石对地方军警特务制造惨案的处理来看,蒋介石一方面严厉训斥禁止军警蛮干,内心却赞扬这些下属的“忠勇”。领袖的心理被这些鹰犬早已猜透。7 月11 日,李公朴被特务暗杀。7 月15 日,闻一多遇害。

1946年7月15 日,国立云南大学至公堂。昆明学生联合会在此举行李公朴殉难经过报告会。闻一多主动出席并慷慨陈词:“李先生究竟犯了什么罪,竟遭此毒手?他只不过用笔写写文章,用嘴说说话,而他所写的,所说的,都无非是一个没有失掉良心的中国人的话!……正义是杀不完的,因为真理永远存在!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的精神!我们随时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几个小时之后,公开宣扬“不怕死”的闻一多,终于求仁得仁,在家门口被国民党特务枪击身亡,时年48 岁。

闻一多加入民盟,却无法从民盟组织中看到清晰的政治纲领。因为自由主义本来就难以提供一个整全性方案,无法给人以确定性。闻一多这样政治观念朴素、声望地位均有的大学教授,也正是中共地下工作的发展对象。在华岗、吴晗等人的介绍下,他接触到了《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之类的小册子。从这些读物中,他看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政治制度和貌似理想的世界。他甚至希望加入中共。当然,对于中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他也只是道听途说,未曾亲见,只是从华岗这样的中共知识分子干部中,闻到了一丝理想主义的味道。闻一多认为“延安是白,重庆是黑”,甚至多次要求去延安看看,不过最终都被中共劝阻,认为他“留在国统区斗争”更能发挥作用。

1921 年,直皖战争爆发,教育经费被军费侵占。6 月3 日,北京二十九校学生走上街头抗议北洋政府,遭到总统府前军警的殴打,是为“六三惨案”。清华学生会响应北京市学联,开始罢课。闻一多所在的高中毕业班则全体宣布罢考。校方宣称如果参加考试,便可以顺利出洋。在学校的压力和诱惑下,2/3 的学生最终参加了考试,仅有闻一多等29 人拒入考场。闻一多认为,参加考试便是破坏学生运动,不惜为此放弃学业。其后,清华校方让步,对闻一多等人的处分由退学改为留级一年后出洋。从这件事可见闻一多素来不惧挑战权威的性格。

1946刺闻案:闻一多的政治之路与血色归途

闻一多被暗杀,并非没有预警。早在半月之前,坊间即传出暗杀黑名单之事,学生朋友都劝闻一多躲避。西南联大已经开始复员回北平,很多教授感到昆明政治形势复杂,选择远离是非之地。闻一多却主动滞留于此,准备继续从事一段时间的民主运动。对于闻一多即将遭遇的危险,中共地下党亦曾通知闻一多转移、隐蔽。不过,据闻黎明先生所编《闻一多年谱长编》中显示,仅有昆明市学联主席以秘密身份规劝,并未亮出中共的身份。闻一多仅将此规劝视为私人劝解,笑着予以拒绝。反而是,消息不甚灵通的民盟盟员以及一般师友,曾多次来规劝,劝告闻一多不要发声,以免招致灾祸。由此可知,闻一多虽然从事民主运动,但实际并未得到很好的保护,处于孤军奋战的状态。

1946刺闻案:闻一多的政治之路与血色归途

闻一多对过去自己自命清高的姿态,表示一种强烈的负罪感。他认为,如果知识分子再不出来主持正义,便是无耻、自私。正是因为过去自命清高的学者教授太多,不问世事,才使中国沦落到如此田地,人民才过得这样困苦。他过去鄙视鲁迅,看不起鲁迅骂国民党。如今则公开宣布承认鲁迅先生伟大,对鲁迅表示忏悔。

闻一多在美国期间,参加了留美学生组织的大江会,一个宣扬国家主义的团体。闻一多参加大江会,是因为在美国饱受西方人的歧视,愤而提倡国家主义,鼓吹中国魂。回国后,大江会作为当时著名的国家主义团体之一,参与了一系列抗议苏联的活动。此时的闻一多认为,共产势力是祸乱中国的罪魁,背后的黑手是苏俄的支持。他认为,“国家主义与共产主义之间必将有剧烈的战斗”,他愿意充当这场“决定中国生死存亡”的战役中的一名战士。不过,这些国家主义团体只是松散的组织,相对于军队、组织、金钱皆备的国民党,显然无甚用武之地。不久,闻一多退出了国家主义运动,试图接近已与苏俄及中共决裂的国民党。北伐时,他曾短暂参加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担任艺术股股长和英文秘书。不过,他觉得不适合军营的氛围,旋即再度退出。


正义是杀不完的,因为真理永远存在!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的精神!我们随时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

1919 年,五四运动爆发。清华大学远在城外,当晚才获得消息。闻一多热血沸腾,当即在校园贴了一张大字报《满江红》,呼吁同学们勿忘国耻。其后,闻一多积极参加学生抗议活动,与一百多名清华学生在北京城内宣传外抗强权内惩国贼,并做好了坐牢的准备。闻一多不但是清华的学生运动骨干,还参加了全国性学生联合会的筹备。随后,他与罗隆基等4 人作为清华学生代表前往上海,参加全国学联的成立大会,可谓是当年学生运动的风云人物。

抗战爆发后,清华内迁,在昆明与北大、南开组成国立西南联合大学。闻一多从北平步行前往长沙、昆明,凡三千余里,目睹底层民众的疾苦。清华园的生活相当优渥,教授薪水极高,使闻一多可以成为在象牙塔内的有闲知识阶层。从北平到昆明,可谓从天上到地下的落差。闻一多每月的薪金,不足家庭十天的开支。北平带来的线装书,忍痛卖给图书馆。身上仅有的狐皮大衣,送到当铺典当,以致冬天无衣御寒。为了生计,他业余靠刻印卖字为生。


相对于经济贫困,更使知识分子对政府不满的是政治的倒退。首先是国民党加强对大学的控制。抗战之前,大学中也存在政治斗争,但是党团组织一般不进大学。抗战后,大学中普设党部、三青团部,要求教授集体入党,学生集体入团。校园中特务横行,进步教授的一举一动皆有人暗中监视。过去各校聘用教授有自主权,如今都要由教育部来甄审评定。最使闻一多反感的是,1943 年蒋介石推出《中国之命运》,公开批判五四宣扬复古。作为五四之子的闻一多说:“《中国之命运》的出版,在我一个人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我简直被那里面的义和团精神吓一跳,我们的英明领袖原来是这样想法的吗?”

闻一多的判断可谓既正确又错误。错误的是,他低估了特务的蛮勇和暴力实践,几个小时便被暗杀倒在血泊之中。他对“我们人多”的判断似乎也不甚准确。他倒下后,没有车夫敢于送他去医院,靠老弱妇孺的家人央求挑夫,才将其送到医院。一路上围观的人很多,却都四散奔逃,无人敢帮忙。闻一多去世以后,云大医院亦以闻一多不属于云南大学为理由,拒绝在太平间安放闻一多的遗体。这证明,闻一多所依靠的人民,其实是虚妄的。当有闻一多这样不怕死的领袖站出来领导的时候,人民还敢于站出来附和。一旦这样的领袖倒下了,不免是“树倒猢狲散”的结局。


Copyright © 2002-2017 糖果派对技巧|糖果派对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